科发源更名为大麦,慢跑二十年的植发生意如何起飞?

时间 : 2019-11-04 11:31:52 来源 : 匿名 热度 : 2746

主题地图@ vision china的来源

年轻人的“秃顶”使得已经发展了20年的毛发移植产业成为一项真正的商业。

即使没有脱发问题,来自不同组织的数据组也会让你感觉脱发焦虑正在席卷全身:

脱发焦虑伴随着头发移植广告,出现在电梯、地铁、公共汽车、建筑广告和视频网站上。投放这些广告的企业来自该领域的领军人物:科发元、永和植发、碧莲生等。

事实上,这些企业已经在植发领域培育了近20年。永和芝罘成立于1999年,直到2017年9月才从中信实业基金获得3亿元注资。碧莲生成立于2005年,2018年1月完成了5亿元的战略融资。由盖华资本旗下的盖华健康基金牵头的投资财团进行了投资。科发源成立于1997年,早于其他两家公司,但它尚未披露融资动态。

9月中旬,在宣布融资之前,科发源召开了更名大会,对20年前的“科发源”大麦进行了更名。

当决定改名时,柯法源的一个同事在前台哭了。柯法源创始人李兴东感慨道,“我们发展得并不差。舒适区的结束是生活的开始。如今,随着我们的品牌重塑、升级和第二次创业。”

经过20多年的实践,医生李兴东觉得整个行业有了更多的广告、更多的组织和更多的员工,但是这个行业的研发并没有发生太多的变化。

毛发移植技术的诞生纯属偶然。

1939年,日本医生为一名烧伤患者进行头皮移植。手术后,发现移植部位从后脑勺抽出的皮肤长出了新的毛发。这是毛发移植最早的打孔技术。一次移植包含1-8个毛囊的胚胎。

1959年,美国皮肤外科医生提出了现代毛发移植手术的原理和方法,即从枕部移植的毛囊将在与供体区域不同的部位长出相同的毛发,并且永远不会脱落。他还提议移植直径为4毫米的游离毛发组织来治疗男性脱发。

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现代毛发移植逐渐成形。

1995年,加拿大医生西格提出了毛囊单位头皮移植。同时,伯恩斯坦成功利用fut移植小胚胎和小胚胎。

在种植技术上,图片来源于“头面部毛发的美学种植与装饰”

2002年,美国医生拉斯曼(rassman)首次报道了使用1毫米圆形钻头钻出毛囊单位治疗大面积瘢痕性脱发的方法,并成功对200多名aga患者进行了毛发移植,创造了fue手术。

Fue因其损伤小、供体部位瘢痕少、手术方法灵活等优点受到患者和医生的青睐。

在种植技术上,图片来源于“头面部毛发的美学种植与装饰”

毛发移植在中国起步较晚。1985年,包括上海王善昌在内的四位医生在出国留学后首次在中国进行了毛发移植。20世纪90年代,以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和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九人民医院为代表的公立医院相继成立毛发移植中心,并组织全国毛发移植班培训移植医生。

另一方面,民营医院大力开展毛发移植,科发院、永和、碧莲生等从事毛发移植的专业医疗机构。相继诞生,促进了毛发移植产业的发展。

20世纪90年代,李兴东首次加入该协会,在一家公立医院做整形外科医生。部门里没有人愿意做头发,忍受痛苦和疲劳,也不愿意赚很多钱。他被指派给像李兴东这样的年轻医生。“当时,基本上没有人这样做,只有两三个机构被计算在内。”

李兴东记得一个小男孩,他因为自卑,不想和别人交流,所以全身烧伤。他的头发移植后恢复得很好。李兴东对这个孩子的微笑印象深刻。“当时我能够帮助别人解决痛苦,我一直坚持下去。”

后来,李兴东成为自己的部门,并被命名为“科发源”,这意味着“科学成长的源泉”。虽然许多朋友告诉李兴东,“科发元”这个名字不容易记住,但他用了五年时间才从一个月几次手术逐渐发展到一月份的数千次手术。

2006年,李兴东首次参加世界毛发移植大会,深受感动。他将“微针毛发移植技术”引入中国,并深入到先进技术的探索和研发过程中。

2007年之前,李兴东形容这条路“孤独或痛苦”那时,人们不太赞成毛发移植。只有少数敢于吃螃蟹的人接受新事物。2007年后,越来越多的员工和组织进入这个行业。“当时,它被许多人接受,加上第一批以前吃过螃蟹的人,它已经产生了效果,体重越来越大。”

到2012年,全国有10多个大麦微针毛发移植分支机构(以前称为Kefa),到2016年这个数字已经超过20个。李兴东直言不讳地说,这四年是科发快速发展的几年。“在2016年之前,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已经成为领导者和头号人物。”

但在2017年发生了变化。

“直到2017年,我们仍然会感到舒适,”李兴东直言不讳地说,因为资本是在2017年开始进入这个行业的。“广告无处不在,毛发移植组织正在全国各地建立。这对我们的内部员工有很大影响。我们意识到我们不能坚持这么久,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因此,李兴东找到了蒋南春,并想在焦点媒体上做广告。

蒋南春回忆了与李兴东的第一次会面。李兴东谈论最多的是谁适合植发,谁不适合。他告诉江南春,科发每年拒绝两倍的客户营业额。

然而,蒋南春也顺势拒绝了开法的推出,给出的理由是“广告没有内容和特色,这意味着战略核心点不明确”

2017年,当帮助科发进行战略定位时,特劳特公司的全球总裁邓德隆先生首次提出更名的想法。李兴东觉得科发花了这么多年的心血,植发市场仍然是一个利基市场,竞争也不是那么激烈,所以当时他不同意改名。

然而,2018年10月,科发源在美国芝加哥开设了第一家海外分公司。因为没有英文品牌名称,所以它在音译的基础上创造了一个英文名称——“卡夫环”。然而,许多外国朋友不知道这个词,它的发音很难理解和记住。

这时,李兴东意识到这个名字确实需要升级。

因此,经过一年多的准备,李兴东和他在鳟鱼领域的合作伙伴于2019年9月9日推出了全新的微针毛发移植策略,并将其升级为“大麦微针毛发移植”。

“大麦微针毛发移植”是从数千个候选名称中选出的。李兴东坦言,“大麦”很容易记住,大麦是希望和成熟的象征。“微针”是核心产品价值,种植孔比传统植发小1/3,因此创面小,密度高,恢复快,毛发生长方向更自然。

目前,大麦的平均客户价格在2.5W-3W之间。在过去,大麦为50多万脱发患者提供服务,并进行了大约16万次毛发移植手术。李兴东坦言,整个行业的总量正以50%-80%的速度增长,“即使是小企业,每年的增长率也能达到100%。”

尽管头发移植已经成为90后的热门话题,但在资本市场似乎并不流行。

除了上述两轮融资之外,植发行业已近一年没有听到任何融资消息。

"我认为现在融资是被动的,因为在这个行业没有必要."谈到融资,李兴东把这个行业比作一个人无法控制的成长过程。“资本已经进来了。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看,资本绝对没有被排除在外,但重要的是资本能带来什么样的资源。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医疗质量,并有利于我们的发展。”

李兴东告诉钛媒体,即使资本进入,也不会被完全控制。“毕竟,我们必须回归医疗的本质,这就是为什么资本重视我们,认为我们会持续更长时间。也许在一些组织取得控制权后,追求利润会导致企业发展失去一些原有的东西。”

作为医疗美容行业的一个分支,植发行业与医疗美容行业具有不同的竞争模式。

李兴东告诉钛媒体,毛发移植行业的市场模式不同于整形手术。只有四五家公司有这个规模,将来会有一条很宽的护城河。医疗美容市场现在非常明显,但植发与医疗美容还是有一点不同,因为它的群体是男性,消费更理性,需要用技术力量发展品牌。

“事实上,市场上的竞争没有那么激烈。与医学美容相比,差距很大,所以并不特别激烈。”李兴东认为,医学美容以前不太重视品牌建设和品牌发展,导致了今天的混乱。

另一方面,李兴东认为,一些毛发移植组织已经进入了第一梯队。此时,应该从品牌推广和宣传方面进行用户教育。此时教育成本最低,以避免未来医疗混乱。

此前,阿里尔咨询(Ariel Consulting)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毛发移植机构70%的营销费用用于在线广告,搜索占60%。

资料来源:iresearch咨询公司

然而,李兴东告诉钛媒体,从大麦接触客户的情况来看,百度的竞价排名投资约占30%,但逐年下降。

大麦尝试了许多主流媒体,包括公共交通、公交站牌、地铁、高铁和新媒体。相比之下,集中效果最好。在第二年,超过90%的资源被集中投资。

与此同时,大麦正瞄准国际市场。

2018年10月,大麦在芝加哥开设了第一家海外分公司。经过近一年的发展和总结,大麦开启了国际化布局:未来三年,将在海外新增20家大麦微针植发机构,并建立10家世界级科研机构和组织进行深入合作。

谈到海外市场布局的原因,李兴东告诉钛媒体,“除了自身的业务发展,更有意义的是走出去后可以与许多科研机构达成合作。如今对头发的需求不仅在增加,甚至与五年前和十年前一样大。”

目前国内毛发移植机构都位于一线城市,但在出海或沉没的问题上,李兴东认为,“目前国内毛发移植机构都位于一线城市。每个地级市或县级市是否需要设立一个专业的毛发移植机构还有待讨论,并可以继续下去。这条国内发展道路可以不停顿地毫无问题,但发展速度不能像几年前那样快。”

与此同时,李兴东在宣布融资消息之前已经披露了上市计划。如果按照上市的速度,一般企业将上市近三年,大麦已经在规划和布局。(本文从钛媒体开始,作者/傅蒙文)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随机新闻

最新新闻

最热新闻